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首 页<<民进会史

一次在京难忘的记忆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07 访问次数: 次 字体:【

  ——写在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70周年之际

   

  1996年的上半年,民进中央宣传部和研究室共同向全国发起一次“学习邓小平精神文明理论征文”活动,以期在全国民进组织内部积极倡导精神文明理论的建设,并决定当年的秋季在北京举办优秀论文的颁奖活动。

  接到“征文”通知后,民进贵州省委宣传处动员并组织一次研讨会,鼓励广大会员积极参与这一活动。作为加入民进才两年时间的新会员,我也参与了整个征文活动的全过程。省委宣传处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最后从会员的来稿中遴选7篇文章报送会中央参评。九月中旬会中央发来通知,只有我写的《弘扬传统文化是重建精神文明的一大重任》入选并被评为优秀论文,要求省委由一位分管领导和入选作者在10月20日前进京参加研讨会并领奖。

  当时带队的领导是龙长启同志,记得我们乘坐一天多的火车,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开会前一天晚上的10点过钟了。会中央研究室负责接待的宁永莉同志到站接车,将我们接到鼓楼附近方砖厂胡同辛安里的会中央住地。我们下车来到一间不大的客厅暂时休息。刚放下手中的行李,宁永莉又张罗厨房里的师傅为我们做吃的东西。我们叫她也休息一下,她却对我们说:“到了这里,就等于到了民进自己的家,千万不要客气。”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真的非常温暖。休息的时候,我特意观看客厅中央上方挂着的一幅巨大彩色照片,上面坐着相互交谈的是三位慈祥、亲切与平和的老人。中间那位正是我国著名的佛教领袖,民进的创始人之一赵朴初。赵朴老的左右两旁也都分别是我国会内著名的民主人士,一位是著名的作家冰心,另一位就是当年南京“下关惨案”的主要成员之一,时任民进中央主席的雷洁琼。他们都是我仰慕已久的人物,过去一直是在课本里才有所了解。我当时在想,如果这次来北京能亲自见到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那都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宁永莉介绍说:赵朴老在住院。雷主席的身体也不太好。远在上海的冰心老人,健康状况也不太好。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愿望也许只是一个奢望了。

  10月20日到23日,研讨会如期在当时的富阳宾馆召开。除了大会发言外,在小组讨论会上,大多数与会者都紧紧围绕邓小平精神文明理论展开。由于会员们大多来自工作第一线,所以代表们的发言十分精彩,给我的触动也很大。轮到我发言时,我还是以自己的论文范围为话题,进一步展开谈到弘扬传统文化在建设精神文明中的重要性。因为我们是一个拥有五千年不断文化的文明古国,不管我们建立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都不可能割裂我们绵延千年的文化血脉。优秀的传统文化不仅是我们的发展动力,而且还能提供我们源源不断的精神营养。没有想到,自己的发言赢得了大家的赞同,令人耳目一新。我记得自己刚发言完,坐在我身边作记录的民进中央研究室的刘增祝同志就对我耳语道:“以后多加联系。我是孔子学会的执行秘书。欢迎你写稿。”他还在后来吃饭的时候向我谈了许多有关传统文化的想法。辽宁代表乔成果接过我的话题发言说,如果让他选择自己的生活时代,他愿意生活在中古时期的新疆或是中亚地区,因为那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相交的时代,令人向望。讨论还在进行,一位跟会采访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黄钟来到我身边,约我会后在宾馆住处做一个专访。后来我们还成了好友,多年保持通信联系。没想到大家对弘扬祖国传统文化有如此之高的兴致,这不仅让我激动和兴奋,而且也深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北京富阳宾馆举行研讨会的时候,我们得到一个重要消息:就在几天前,中共中央召开了十四届六中全会。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强调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据会中央领导介绍,党中央在会前听取了各民主党派的意见和建议,因此在六中全会的报告里,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的意见和建议也都有所采纳。由于处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时期,当时精神文明建设并不像今天这样具有广泛的社会共识,更不用说弘扬传统文化了。所以六中全会的召开,无疑给我们的研讨会带来极大的鼓舞。研讨会期间,会中央还专门安排一些联谊活动,组织大家去参观天安门城楼。通过几天的学习、研讨和交流,不仅拓宽了同志们的视野,而且也增进了全国基层会员的友谊。

  研讨会最后一天的上午,会上传来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由雷洁琼主席带领的会中央领导们要到会上来看望我们。除了雷主席外,其他成员有副主席陈瞬礼、楚庄、叶至善、邓伟志,以及刚当选中央常委的王立平同志。我清楚地记得,雷主席在大会发言之前,首先转告了正在住院的赵朴初对大家的问候。再接下来的发言中,她特别强调了这次研讨会和刚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六中全会有关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已经91岁的雷洁琼虽然个头不高,但她讲话时的声音却很洪亮。雷老风趣地开玩笑说,自己从来就不会小声说话,一句话把大家给逗乐了。雷主席和其他领导相继讲话之后,接着就是颁奖仪式。当时除了颁发奖状而外,最令我满意的奖品就是获得一本至今还在使用的《现代汉语词典》。大会颁奖之后的休息时段,全体人员准备到宾馆前合影。而我们也有机会利用这段时间,近距离和会中央的几位副主席畅谈工作和交流思想,并与他们一起合影留念。记得在宾馆前全体人员合影完毕之后,全国的民进会员都纷纷拿出自己的相机,争着想和雷老单独留影。我也拿出相机,帮其他没有相机的会员拍照。由于单独拍照的时间很仓促,加之雷老年纪很大不能久呆,所以大家照完相之后,雷老就被工作人员搀扶着要上车离开了。见此情状,我心想与雷老合影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与雷老道别呢。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雷老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知道她这是在等我最后与她合影。我快步走上去,雷老微笑着握住我的手,然后将脸转向镜头,留下了这张珍贵的影像。

  当年的交通和资讯远没有今天这样发达,见个面和相互问候一声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因为如此,当时大家都非常珍惜那样一次际遇,会员们也觉得在京几天建立起来的友情是无比真诚的。我们心里都知道,这次告别之后,也许今生今世就再难有见面的机会了。每当告别的车载着其他会员们即将驶出宾馆大院时,我们知道又有同志要踏上返回的路程了,这时暂时未走的会员都会出来相送一程。山西的会员沈其晏临走的时候握着我的手说:“我们越来越老了,中国今后的民主事业要靠你们!”辽宁的乔成果也抓住我的手说:“小伙子好好干!前途很好。”

  回想起十八年前那个北京的秋天,四天的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它留给我的记忆却是那么深刻,那么令人难以忘怀。

  (2014年夏日于秋水斋 胡振环)

  (右一)作者与时任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