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首 页<<参政议政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提案:关于修订《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建议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3-10 访问次数: 次 字体:【

 

关于修订《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 左定超

(2017年2月27日)

 

    一、简要介绍

燃放烟花爆竹在我国已有上千年历史,是人们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等活动中的重要环节,尤其在广大农村地区更是必不可少。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家庭收入的增长,农村地区燃放的烟花爆竹数量越来越多、品种越来越多,甚至相互攀比,动辄讲排场、比阔气。然而,人们对大量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认识不足,农村地区烟花爆竹燃放长期处于无人监管的局面,亟待规范。

    二、修改的必要性

《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对我国烟花爆竹生产、经营、运输、燃放等环节作了系统的规定,自施行以来对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近年来由烟花爆竹引起的安全事故层出不穷,大到烟花爆竹存放管理不当起火爆炸,小到因施放不当伤人眼鼻,直接威胁人身财产安全,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一)燃放烟花爆竹危害生态环境。人们对烟花爆竹危害性认识更多出于安全考虑。其实,除了安全因素,燃放烟花爆竹特别是大量集中燃放烟花爆竹,会破坏生态环境,直接或间接危害人体健康。比如,根据环保部监测发现,每年除夕夜许多地区空气污染严重,PM2.5浓度集聚攀升,由此引发的呼吸系统疾病也随之增加;南方地区燃放烟花爆竹会促进酸雨的形成,从而破坏湖泊、土壤等生态系统;产生的噪声污染更是严重影响人们的正常作息。不仅如此,大量生产、燃放烟花爆竹,都需要大量用到纸质制品,间接导致大量砍伐森林植被,浪费森林资源。

(二)法制不完善难以有效监管。一是立法导向欠缺。《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55号)自2006年1月在全国施行,是我国烟花爆竹管理领域第一部专门法规。该《条例》对大型焰火燃放、部门监管职责、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情形等作了规定。但是该《条例》对燃放烟花爆竹进行规范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考虑,而未将生态环境保护纳入立法之中。《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对烟花爆竹的规范也主要是从维护社会生产安全角度进行立法,缺乏保护生态环境的立法导向。二是政策指向不科学。2016年2月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发出通知,要求有关部门“在烟花爆竹燃放环节,要重点排查违反‘禁限放’规定等违法行为”,这对已出台“禁限放”规定的城市有明确的指导性,但对于未出台规定的大部分农村地区则仍显乏力,毕竟对于民众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三是责任落实不到位。《条例》第五条规定公安部门、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质量监督检验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当按照职责分工,组织查处非法生产、经营、储存、运输、邮寄烟花爆竹以及非法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第四条明确了“公安部门负责烟花爆竹的公共安全管理”,公安部门负责烟花爆竹的公共安全管理 。而《治安管理处罚法》只对在场内燃放烟花爆竹从而扰乱文化、体育等大型群众性活动秩序的燃放行为进行处罚,未对燃放烟花爆竹作更多的具体规定,导致监管职责不明,责任落实不够。

(三)思想认识不足。《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目前,除了部分大中城市以及污染程度较重的城市所在地政府出台了禁放、限放措施外,大部分基层地方政府并未就本行政区域内的农村地区燃放烟花爆竹加以规范。这既有政府工作任务繁重的原因,也有思想认识方面的不足。在缺乏强有力监管措施的情况下,农村地区燃放烟花爆竹只能靠民间的自觉行为,显然很难达到减少甚至杜绝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

(四)维护法制稳定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基于《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最近两年才进行了修订,不宜短期内再做修订。而《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施行至今已有11年,当时立法所处的环境和要求与今日有所不同,因此有必要通过对《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及时进行修订,把党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方针和要求贯彻其中,达到规范烟花爆竹尤其是农村地区烟花爆竹燃放、持续守护农村地区生态环境的目的。

    三、修改的主要依据

一是党中央、国务院对生态文明建设有明确要求。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把生态文明纳入国家发展战略统筹推进。特别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强调,要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对农村地区的覆盖,建立健全农村环境治理体制机制,加大对农村污染防治设施建设和资金投入力度。

二是法律对保护环境、加强烟花爆竹管理有明文规定。《环境保护法》第四条“保护环境是国家的基本国策。”第六条“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七条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减少大气污染,对所造成的损害依法承担责任。公民应当增强大气环境保护意识,采取低碳、节俭的生活方式,自觉履行大气环境保护义务。”第十三条:制定烟花爆竹等产品的质量标准,应当明确大气环境保护要求。第八十二条:禁止生产、销售和燃放不符合质量标准的烟花爆竹。

在上位法未对燃放烟花爆竹行为作具体规定的情况下,根据立法法有关规定,结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对《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进行修订,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推进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建设,更好履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责任。

    四、修改的主要内容及说明

(一)为贯彻党中央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部署,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对第一条立法目的进行修改,增加了“保护生态环境”表述。第一条修改为“为了加强烟花爆竹安全管理,预防爆炸事故发生,保障公共安全和人身财产安全,保护生态环境,制定本条例。”

(二)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十三条“制定燃煤、石油焦、生物质燃料、涂料等含挥发性有机物的产品、烟花爆竹以及锅炉等产品的质量标准,应当明确大气环境保护要求。”规定,修订草案第七条重申了国家制定的质量标准体系应当符合大气环保要求。同时,为体现国家政策对新型环保烟花爆竹的支持和引导,修订草案第七条还规定了生产企业应当技术创新、开发新型环保烟花爆竹等替代产品,国家支持其宣传和推广。此外,为体现国家对环境保护和产业的调整,提出了对传统的生产企业逐步进行淘汰。第七条修改为第一款“国家制定烟花爆竹产品质量标准体系,应当明确大气环境保护要求。根据生态环境保护需要,及时更新和完善。”第二款“ 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要加大技术创新力度,研究符合环境保护要求的新工艺、新技术、新产品,积极开发环保烟花、电子烟花等新型环保产品。国家鼓励、支持新型环保烟花爆竹的宣传和推广工作。”第三款“国家根据环境保护需要,逐步淘汰落后的烟花爆竹生产产能。”

(三)基于农村烟花爆竹管理长期处于薄弱环节,需要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范畴加以把握,同时对燃放烟花爆竹的管理应主要依靠广大群众的自觉行为等考虑,修订草案增加一条作为第八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将农村烟花爆竹管理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注重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和社会文化需求,注重发挥广大人民群众在农村烟花爆竹管理中的积极作用。”

(四)在第九条第九项中增加产品使用环境影响评价内容,第九条第九项修改为“依法进行了安全评价和产品使用环境影响评价;”

(五)为增强地方政府对烟花爆竹管理的责任,修订草案第二十九条修改为“燃放烟花爆竹,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将原来的“可以”改为“应当”。

(六)十八大以来中央大力提倡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为体现中央精神和新时期要求,修订草案第三十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一款“燃放烟花爆竹应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不得对环境安全造成损害,不得影响他人工作、学习和生活。”原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顺延。 

(七)考虑到燃放烟花爆竹对城市住宅小区和人员居住密集的村落影响较大,因此修订草案第三十一条中增加一项作为第七项“(七)住宅小区、人员居住密集的村落;”原第七项改为第八项。

(八)为改善现行烟花爆竹管理中部门力量的不足,第三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其他有关部门、企事业单位、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应当积极协助公安部门开展对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的监督、检查和处理工作。”强调其他职能部门、城市物业、村(居)委等有义务协助公安部门开展工作。

    (九)为增强公安部门对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的查处力度,修订草案第四十三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对不按公安部门规定和要求燃放烟花爆竹的,公安部门有权对未燃放烟花爆竹依法予以没收,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阻扰。”以重申公安部门的职权。同时,为发挥人民群众在烟花爆竹管理中的积极作用,促进公安部门依法履行职能职责,修订草案第四十三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公安部门应当对有关非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举报、投诉等线索进行分析,并及时进行处理。不得泄露举报人、投诉人相关信息。”

  1. 为突出政府在烟花爆竹管理中的责任,修订草案第四十五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未按本条例规定做好本行政区域内烟花爆竹管理的,其上一级人民政府应对其主要负责人进行提醒谈话。”规定上一级人民政府应当对下级政府履行管理职责情况进行监督。同时,为发挥公职人员带头减少烟花爆竹的燃放、引导社会风气的作用,第四十五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人员以及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违反烟花爆竹管理规定进行燃放的,由主管机关依照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