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首 页<<社情民意

博士会员建议——贵州城镇化推进与民族地区古村落保护

作者:贵州财经大学 谭平 发布时间:2017-03-28 访问次数: 次 字体:【

贵州民族村寨步入城镇化进程是我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对中国社会的转型具有积极促进作用,但这一进程中,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的生态环境与传统文化遭遇了严重破坏,这是一个值得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和思考的重要问题,也需要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加强对古村落的保护,尤其是对古村落保护的宣传力度,制定具体的保护措施,整合各种社会资源,平衡城镇化推进与古村落保护之间的矛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保护贵州民族地区的古村落,就是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让优秀的民族文化得到有效保护,是实现贵州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目标之一。

 

一、 贵州民族地区城镇化进程加速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工业化和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阶段之后,迎来了城镇化的高速发展,城镇化率从1978-2011 年的17. 92% 提升到了2014年的54. 77%,城镇人口也从1. 72 亿增加至6. 9亿,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这一背景下,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出台,明确指出我国要走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道路,其终极目标是实现人的城镇化,关照人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关照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和谐共生。这就要求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注重经济发展的同时,更要关注环境保护和文化传承。

贵州民族地区在国家大政方针的指引下,也逐步步入城镇化进程,虽说相比中、东部发达地区,城镇化进程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也取得了很多方面的长足进展,如马路修到了村寨门口,交通便利了很多;新型的农业耕作技术引入村寨,劳动效率得到了大幅度提高;现代化通讯工具,如手机、互联网、微信等逐渐为村民所使用,方便了村民的日常信息传递和与外界的信息沟通。新时期的四化(农业现代化、工业化、信息化和城镇化)要求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尽快转型,从传统的农耕社会步入新的成长阶段,实现历史性跨越。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基础上,农业现代化不断普及和推广,加之经济发展和信息技术的扩张,贵州民族村寨人口不断向城镇、城市转移,传统的村寨空间格局在城镇化浪潮下慢慢支离破碎,其居住史、生活史、发展史在开始被慢慢改写。

 

二、古村落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多重危机

不断推进城镇化进程的同时,不可忽视的一个现象就是古村落数量在不断减少。相关研究数据表明,中国目前有230多万个自然村庄,但传统古村落数量却不足3000个。城镇化进程中,一座座新城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与此同时,承载着中国优秀文化、民族民间传统的古村落却在慢慢走向衰落,淹没在现代文明与城镇化的浪潮之中。贵州民族地区的古村落也面临着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文化传承之间的多重矛盾和危机,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

(一)古村落空心化、传统民族民间文化后继无人

贵州民族地区的古村落,大都具有悠久的历史,有一整套独特的村落内部管理机制,如侗族的“款”。村民世代依山傍水而居,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这些村寨的历史可以追溯至明清时期,有着独特的姓氏和家族文化特征,在农耕文化期间,发挥着重要的示范作用。但是,随着工业化的到来,科技和信息的影响力度不断扩散,城镇化不断推进,城市开始吸引和吸纳越来越多的古村落人口,很多青壮年选择去了就业机会更多的城镇,传统的古村落里留下来的多是老人和孩子,村子里的田地开始荒芜,古村落文化也面临着消亡的危机,像侗族大歌、行歌坐月一类的传统文化,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面临着后继为人的尴尬处境。这些外出谋生的年轻人,大都只会在春节期间回家、又于节后匆匆返城,古村落里大半以上的光景只有留守的是老人和儿童,呈现出一片孤单、败落、暮气沉沉的景象。由于长期无人居住,古村落缺少人气和烟火的熏烤,民居开始腐朽和坍塌,古村落保护困难重重。古村落空心化不仅存在于贵州民族地区,而是具有全国性的普遍性问题。从古村落文化保护和发展来说,人口向城镇的流动导致的不仅仅是物质遗产的消失,其风俗、信仰、饮食、传统手工艺等依附于古村落原住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面临着严峻的威胁。

(二)城乡边界模糊,空间独立性被打破

贵州民族地区的古村落在选址和修建上方面大都具有建筑学和风水学方面的意义,难于被现代建筑模仿和超越。其村落选址往往与山川、河流有机联系在一起,形成完整的社会-生态系统,并具有建筑方面的美学意义——传统的古村落内青山环绕、绿水潺潺、生机盎然,自有一派“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田园风光。而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通往民族村寨的交通便利了,城镇和村落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传统古村落的独立空间被打破,村民有外出打工发家致富者,也开始对家中的古民居进行改造。钢筋混泥土建筑、乡村小洋房等慢慢出现在古村落中,造成了感官上的不和谐,现代建筑与传统建筑之间的强烈反差,破坏了古村落原有的自然、淳朴、和谐之美。

(三)夹缝中的艰难生存

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之所以能够长久延续下来,其赖以生存的基础就是传统的农耕文化。日益严峻的空心化问题,使得古村落丧失了基本的劳动力,传统农耕文化受到严峻的威胁,土地荒芜面积越来越大,而城乡边际的打破,使得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伴随着城镇化进程进入古村落,这虽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村落的劳动力危机和土地危机,更多的却是给古村落造成了环境危害,如水资源污染、绿地面积减少、空气质量下降一系列环境问题。这完全有悖于新型城镇化要关注人与环境关系、实现绿色发展的目标。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着双重危机,一方面传统的农耕文化因劳动力缺乏的因素在消失,另一方面现代化的科学技术在推进城镇化进程时,给古村落带来了深层次的环境危机。古村落的保护和发展面临多种制约因素,处于在夹缝中求生存的艰难境地。

 

    结语: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贵州民族地区古村落失去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和传统文化,再谈保护古村落的实际意义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