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首 页<<"两会"专题

左定超委员:"啃下"农村贫困老人保障难"硬骨头"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12 访问次数: 次 字体:【
左定超委员:"啃下"农村贫困老人保障难"硬骨头"

左定超委员:"啃下"农村贫困老人保障难"硬骨头"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 高志民) 在脱贫攻坚中,农村贫困老年人不仅占贫困人口的比例较大,而且条件较差、基础较弱,是需要下大力解决的“硬骨头”。左定超委员告诉记者,抽样调查发现,有52.14%的农村贫困老年人主要是依靠低保作为生活来源,36.91%主要依靠子女供养的,14.95%主要依靠自己劳动获得收入。55.57%的农村贫困老年人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慢性疾病,其中,有26.13%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五分之一以下用于慢性疾病治疗,21.39%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二到五成用于慢性疾病治疗,7.95%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一半以上的用于慢性疾病治疗。农村贫困老年人中,与子女同住的老人占55.67%,无人照料的贫困老人对农村养老保障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农村贫困老年人中,近三成贫困老年人生活不能自理。

据他介绍,目前,地方政府助推农村贫困老人脱贫攻坚中养老保险的保障水平低,迫使低保救助走上前台的困境。以贵州为例,2016年农村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月人均养老金仅有79.28元(仅能购买30斤大米加一斤菜油),只相当于2016年全省企业离退休人员月平均养老金2250元的3.5%、全省城镇单位从业人员月平均工资4866.5元的1.6%。

"家庭养老功能弱化,社会养老补充力量不足。"左定超继续以贵州为例分析,2014-2016年老年抚养比从14.72%上升至了15.31%,短短两年就提高了0.59个百分点,负担加重与传统孝道文化的淡化使得子女赡养父母的家庭养老功能大幅降低。此外,大量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将第三代交给老年人抚养,老人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照顾孙辈,负担比一般农村贫困老人更重。

“没钱看病”依然是农村贫困老人的主要顾虑。左定超说,尽管贵州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到98.9%,新农合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75%以上,重特大疾病保障实现全省覆盖,但对进入暮年的贫困老年人来说,医疗费用支出仍是一笔随年龄增长变得越来越重的经济负担。据抽样调查统计,有53%的患病老年人药费支出占其总支出的20%以上,14%的患病老年人药费支出占其总支出的50%以上。产业扶贫对老人的帮扶作用有限,政策兜底没有侧重且保障水平不高。高龄老人逐步丧失了劳动能力,难以参加扶贫发展项目,仅依是靠低保补差兜底和养老金生活,保障水平十分有限。

左定超建议,要加快在贫困地区实行基本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增加中央财政对贫困地区农村养老基金的转移支付力度,对不同年龄段的农村贫困老人实施差异化的基本生活标准,有针对性的提高高龄贫困老人的低保资助水平。支持建立贫困人口医疗保障基金补贴制度,确保大病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补贴达到90%,慢性病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补贴达到95%,扩大贫困人口大病救助的病种范围,切实解决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生活难题。加快推动城乡医保并轨,在贫困地区建立统一的政策参保缴费和享受待遇,让农村老年人能够更加公平地享有基本医疗保障权益。

"对于有意愿进入敬老院养老的农村贫困老年人,允许地方政府将其低保、高龄补贴、养老金等资金整合为其缴纳敬老院养老费用。"左定超进一步建议支持目前特困人员供养机构的功能从面向“三无”人员的特定对象,在设施建设、功能完善和人员配置上扩展成为当地养老服务中心,发挥辐射服务作用,允许空巢、独居老人、一般老人有偿进入养老。

 


左定超委员: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本报讯(记者 周頔)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左定超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要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村企一体、政经不分状况,积极探索建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律制度,完善规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产权制度。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保障农民集体经济成员权利,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左定超谈道,为落实这一精神,需要按照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通过立法完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产权制度,保障农民集体经济成员权利。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情况,绝大部分是过去‘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体制下‘生产大队’的延续,属于社区性合作经济组织,法律地位模糊、村企不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乏力。大多数的村因为没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而为村委会替代,普遍出现‘政经不分’的现象。”左定超介绍。

  他认为,这种村企一体、政经不分的局面对集体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弊端。不仅模糊了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济法人地位,难以施展手脚发展经济,还不利于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充分保障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利,充分实现村委会监督管理的职责。滋生了化公为私的腐败现象,侵害了农村集体经济成员的合法权益。除此之外,村支两委的干部兼代管理集体经济还不利于吸收有能力的懂经济的管理人才,使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发展严重受阻。

  为此,他建议积极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比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有关原则,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通过立法,明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性质、地位、财产范围、登记设立、股份划分、配置、转让、收益分配、经营模式、决策程序、管理制度等。

  其次,要明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注册登记部门、登记程序、成员争议处理程序和处理部门。结合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工作,准确量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产,清产核资,明确可以落实到户的集体资产股份范围。应将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及其收益、农村集体所持有的企业与非企业股权、公益性项目与基础设施项目等全部纳入集体资产股份范围,并按适当原则以股权形式落实到户,使农民变成“股东”,并依法享有参与决策管理、收益分配、股权转让的股东权利。

 

 

   

责编:莫选兰